为了提早拿下死亡山峰,冷烈风加快的训练速度,加大了力度,这一忙直接忙到了晚上十点。

等到他从模拟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

“林湛。”

“到,首长。”

“准备一下,明天试飞淘汰。”冷烈风说着,再次看了看时间,不知道他家小媳妇儿睡了没有。

冷烈风回了自己办公室,伸手将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两条短信,一条小媳妇儿发的,说是老太太让他们回家吃饭,还有一条是简馨发的,说想见见他。

冷烈风挑眉看着两条短信,不是在奇怪媳妇儿的短信,而是在想简馨的短信。

再次看了看时间,冷烈风回了电话给简馨,问她怎么了?

山庄别墅的卧室。

简馨坐在床边,听到手机铃声,急忙将手机拿了过来,看到上面的名字,手却牟然收紧。

冷烈风等了一会儿都没有人接,眉头紧邹,挂了电话之后拿了自己的外套出去。

冷烈风刚刚开车出了部队大门,手机便想了起来,他伸手拿过来:“简馨,你……”

甜美清纯情公主公园外拍美图

“简馨?”水一心愣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四爷在等简馨的电话吗?

冷烈风被自家小媳妇儿的声音给惊住了,急忙在路边停了车子:“心儿,怎么了?”

“你在外面?”她好像听到了车子引擎的声音,他这会儿是出了部队。

“恩,简馨那边可能有事,我过去看看。”冷烈风实话实说。

“奥,那你去吧。”水一心闷声开口说道,躺在床上抱着自己的枕头。

冷烈风怎么可能听不出自己媳妇儿的异样,“我一会就回来,很晚了,你先睡吧。”现在简馨是特殊时期,他不能掉以轻心。

“好,那你路上小心。”水一心说着,直接挂了电话,用被子将自己蒙上,她不能和简馨计较,简馨为了四爷受了那么多醉,一大部分都是为了自己承受的,所以她不能和简馨计较。

冷烈风看着挂掉的电话,放在了副驾驶座上,深呼吸之后发动了车子,再次向着简馨所在的别墅开去。

医院宿舍。

转辗反侧睡不着的水一心烦躁坐了起来,寒风敲打着窗户,这冬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双手环着自己的双膝,水一心听着风声将脸颊靠近了自己的膝盖。

“如果我让你回来,你会回来吗?”水一心喃喃自语,就是因为知道不可能,所以她不去要求,不然伤心的只能是自己。

“不要求,怎么知道结果。”四爷同志低沉的声音从窗边传来,在水一心的目瞪口呆中,四爷同志已经从窗口跳了进来,带进来一室的冷风。

水一心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又看门,最后看向了窗口。

在这一系列的动作还未完成时,红唇已经被人啜取,带着外面的寒风。

冷烈风在她唇上索取了一个深吻,之后才将人方开,额头低着她的。

他是走了,可是开车到一半,他还是转了回来,简馨的问题,他可以明天带着小媳妇一起过去。

可是如果小媳妇儿的心伤了,以后再想修复,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虽然小媳妇儿一再说理解,但是他却不能让小媳妇儿因为理解而独自伤心。

“你……”水一心还在傻眼中,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冷烈风伸手脱了带着寒气的大衣,坐在床边将人搂抱在自己的腿上坐好,看着小媳妇儿指着窗口的方向。

冷烈风微微挑眉:“你窗下是有停车位,爷懒得在转过来。”其实是因为,四爷同志更想快点见到小媳妇儿。

水一心狰狞的小脸慢慢的正常了,“因为懒得转过去,所以四爷同志您徒手爬了四楼?”水一心表示,她是正常人,无法理解四爷同志的这个懒得转是什么概念。

“你有意见?”四爷同志的样子明显就是在说,一个四楼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对于你晚上睡觉不锁窗子的毛病,爷觉得,这是个问题。”

水一心甩白眼给他:“爷,这里是四楼,四楼,爷您觉得除了您,谁会这么变态的从窗口爬四楼来?”

“啧啧,呆儿,你这是说爷变态呢?”冷烈风忽略这句话的本质,直接抓住了两个字,变态。

水一心眨眼装无辜:“我说了吗?这是爷您的自知之明吧。”

“一巴掌拍晕你,睡吧,也不看看几点了。”冷烈风嫌弃的看着水一心的床。

水一心顺着他的目光看自己的床,她一个人住,这张床绰绰有余好不好。

“人家说,过了十二点不睡的是不要脸,过了两点睡的是不要命,爷您是不要脸,还是不要命?”水一心心情瞬间好了,躺下之后看着侧躺在床边闭目的男人。

“欠收拾,睡了。”冷烈风大手拍着她的后背,闭着眼睛休息。

水一心嘴角带着笑意,伸说搂着他的腰身,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别的情侣是怎么相处的,可是她知道,四爷已经把她宠上了天。

夜,渐渐的静谧了下来,整个房间除了清浅的呼吸声,在没有别的声音。

半山别墅同样在黑夜的笼罩之下,只是多了出了几分凄凉。

“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早上的静谧。

冷烈风伸手将手机拿了过来,拍了拍怀中睡的不安稳的人,小心的起身去了一边接电话。

“喂……”

“龙头,简馨自杀被送到医院了。”林汐在那边开口说道。

冷烈风眉宇间立刻浮现出一道深深的折痕,拿了自己的衣服出去:“医院?”

“莱山。”

“四爷?”

冷烈风还没有出去,水一心已经醒了过来,看着他出去,急忙开口叫道。

冷烈风回头,看着坐在床上迷糊的小媳妇儿,过去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简馨出事了,我必须过去看看,回来在和你解释。”他说着,再次转身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简馨出事?昨天晚上?水一心心中好像被重物击打,放在被子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是因为自己吗?因为自己,所以四爷昨天晚上没有过去,所以简馨在昨天晚上出事了?

水一心想着,急忙从床上下来,穿了衣服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