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第一夫人不但可以女性柔情来化解或中和男性政治家之间那种火药味十足的沟通方式,在外交上,还可起到增进别国民众对自己国家、人民与文化的亲近感。

但让她以雇佣兵的身份出任务她没压力,而这个角色能不能胜任?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可她也在他就职当夜说过,想加入他的团队,而他要的加入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方式。

慕璃气馁的道:“我大概需要一些岗前培训,怎么接待外国第一夫人,没有任何经验。”

“我都问清楚了流程,殷战接待外国元首,我接待外国第一夫人,男人们进行双方会议的时候,我需要带外国第一夫人代表团去参观首都的文化艺术馆。”

“除了这套晚礼服,还有几套衣服,都是本土高端品牌,他希望我将身上的本土品牌衣服穿出新高度,为本土高端服装品牌带来了难得的发展良机,引导国内女选不要盲目追求国外奢饰品,最好我穿过之后,过两天股市中这个本土品牌服装板块能够逆势上涨0.50%……”

星落听得直发晕:“穿个衣服,还有这么多任务?这是人干的事吗?”

“你以为呢?”

星落跳起来,上下打量她:“没事,咱天生丽质,穿什么不能带出一股时尚潮流风?极品男肯定是对你信心满满,所以才提出这种高要求的任务!既然如此,咱就把母、仪、天、下四个字,诠释到极致给世界看!”

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慕璃有些焦头烂额。

之后几天,她都在恶补相关方面的知识,忙得不可开交。

当天,外国领导人的专机降落在首都机场,她跟着殷战到机场迎接,场面庄重大气,怯场这种事自然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但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猝不及然间,手被一只温暖干净的大掌握住,温度传来,染着让人心安定的强大感染力。

“不用紧张,就像平常一样,慕家培养出来的女儿,应该对各种大场面应付自如?”

“炮火连天、枪林弹雨的大场面确实应付自如。”她自我调侃:“招待外国来宾,这是第一次能不紧张都怪了。”而且她还有些职业习惯,眼睛喜欢四处洞察看有没有危险。

“我也是新官上任第一次,彼此彼此。”

能一样吗?你做国务卿四年最擅长和各国领导人打交道!

慕璃扬眉,还是说了句:“与君共勉。”

“夫复何求?”

他笑着,他脸上的成熟、稳重就像是一座高高的山峦,恍惚间只觉得他似那头顶最耀眼的太阳,站在他的身边,紧张的心莫名踏实下来。

不过他身上还有一种强烈的气场,一种挑战别人意志力的压迫感!

不需要刻意,自然而然流露出来。

当外国领导人偕同夫人走下飞机,和殷战站在一起含笑握手的时候,那种气场表现得最盛!

慕璃不禁暗暗的称赞,莫名自豪,更不想给他丢脸,程打起十二分精神,陪同着他,招待外国领导人和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