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了?”云中鹤见到水一心便问,水一心又坐了回去,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和云中鹤说些什么,两人身份尴尬。

云中鹤倒是不以为然,进门示意清奇出去,清奇起身去了门外,顺便帮忙关门。

云中鹤看了看房间里面,重新坐到原来坐着的沙发上面,靠了上去。

水一心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什么事?”

水一心无语,什么事她怎么知道,她问他他反问回来,男人果然都很有一套,不管你问他什么问题,他都有办法不正面回答你的问题。

“你肯定知道不少关于冷烈风的事情,你告诉我。”水一心现在能指望的人只有云中鹤了,只好问云中鹤。

云中鹤没回,只是看了一会水一心:“我也不清楚具体事情,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不过……”

云中鹤犹豫了一下,水一心忙着追问:“不过什么?”

“没什么,休息吧,我准备明天以云中鹤的身份回到云家,至于你,你也好好想想,是回冷家还是去哪里?”

水一心奇怪的看着云中鹤,一时间没明白是什么意思,结果云中鹤已经仰起头休息了,水一心得不到答案,只好回去休息。

早上水一心早早就起来了,云中鹤睁开眼就看见水一心在他面前站着。

江伊涵清新动人写真—性感以外的纯美

“我想好了,回去。”看云中鹤醒了,水一心马上和云中鹤说。

“想好了?”

“想好了。”

云中鹤毫不意外的,转身朝着外面走,早饭吃过两个人从花圃那边离开,云中鹤先把水一心送去了冷家的门口。

水一心下了车,松了一口气,呼了一下。

她感觉心情很沉重,没人接自己就回来了,而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正在等着她,她也不清楚。

云中鹤靠在车子里面,目光落在水一心站在冷家门口的小身板上面,诸多的不放心都涌了出来,就这样回去……

“清奇,你留下,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不用我说,把人救下来。”清奇坐在副驾驶上面,听到云中鹤的吩咐,推开车门下车。

青麟看了一眼,开车去云家。

车子走了水一心回头看了一眼,她也没看到清奇在那里,她只是知道云中鹤去云家了。

身边没人水一心决定要靠自己了,这才转身朝着冷家大门走去,走到门口水一心抬起小手按了一下门铃,等着里面的人出来接她。

等了半天没人出来,水一心又按了一下门铃,此时才有人从里面走出来,而出来的人是警卫员。

水一心平时不经常来冷家大宅,警卫员也是时常有调动,眼前的这个她就不认识。

“请问你是?”警卫员走来问水一心,没有马上开门,水一心不知说些什么,心情总归不好。

“我是冷烈风的妻子水一心,麻烦开门,我来看看老太太。”水一心这么说已经很明白了吧,但对方朝着水一心看了一会,说:“首长不是和你已经离婚了么?”

离婚?

水一心眼珠子在眼睛里面转了转,她什么时候和四爷离婚了?

她怎么不知道。

但对方的态度俨然不像开玩笑,而且现在想起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水一心的心抑制不住的颤抖。

“老太太在家么?”水一心问。

“不在家,带着小少爷和小小姐去玩了。”警卫员说完转身走了,水一心叫他:“还有谁在家?”

警卫员没有回答,回去站岗了。

水一心站了半天,觉得事有蹊跷,四爷一直不露面,她不能相信这些人的话,四爷那么爱她,不可能的。

转身水一心打了一辆车子,上车一边给苏小小打电话,一边回大院那边。

苏小小正在手术,根本没时间接电话,接电话的是新来的外科医生薛文。

薛文正帮忙哄孩子,怀里抱着正要跑的妞妞,一手拿起苏小小的电话,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薛文接了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苏医生正……”

“我是水一心,麻烦一会苏小小手术结束,要她给我回电话,我现在回家,一会去找她。”

“好的。”薛文把电话挂掉,就抱着妞妞握着电话去找苏小小,正赶上苏小小手术室出来,累的喘口气都不愿意。

“拿着电话干什么,找我?”手术室出来苏小小把手机拿了过去,薛文对苏小小不错,苏小小走投无路就是薛文帮助的苏小小,现在苏小小什么事都是薛文帮忙,而且苏小小住在薛文家里,妞妞会说话,现在就管薛文叫小爸爸。

薛文到是一点不介意,还和苏小小说了一个秘密。

薛文说他是同性恋,苏小小觉得,好恶心,但受了人家的帮助,苏小小只当是不知道了。

“水一心打电话给你,叫你回,还说去大院了。”薛文如数回答,苏小小一听就瞪眼睛,立马打了个电话给水一心,而这会水一心还没到大院呢,就接到了苏小小的电话。

苏小小转身就走,都不要女儿了。

电话接通苏小小开口说:“大院先别回去了,你来医院吧,我有事和你说,冷烈风家的事。”

随后苏小小把电话挂了,关机不说话,一边走一边脱大褂。

水一心那边发呆了几秒钟,叫司机把车开去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水一心从车里下来,医院门口站着两个人,苏小小她闺蜜,化成灰也认得出来,另外一个抱着妞妞的年轻且英俊的男人,水一心没见过。

水一心朝着苏小小那边走去,苏小小一见面哭的稀里哗啦的,抱着水一心哭。

水一心也心酸,分开一个多月了,心里好多话想说,感觉物是人非,什么都变了。

“小小,你先别哭,和我说怎么回事?”水一心把人推开,苏小小拉着水一心去了一旁,坐下了擦了两把眼泪,先给水一心吃了一颗强心丸。

“不管我和你说什么,你一会都要挺住。”苏小小小脸哭的一片红一片白,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水一心说。

“说吧,我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了。”她没说去过冷家大宅的事情。

苏小小喘了口气:“冷烈风变心了,要娶别人。”

水一心愣了一下,哦了一个表情。

苏小小还以为会怎样,结果就这样?顿时挑眉:“你是不是不相信?”

水一心看好友:“说不上来信不信,没见到四爷之前,我还是有希望的。”

苏小小无语了,开口就骂:“你是傻了吧?吃酱油吃多了,还是吃咸盐吃多了?”

水一心没回答,任由苏小小骂了一会,骂够了苏小小歇气,水一心看向一边站着的年轻男人,长得就是那种玉树临风,文质彬彬的人,笑起来如沐春风,抱着妞妞也挺好的。

暖男?

“小小,你朋友?”水一心看了一眼薛文问,薛文主动把手给水一心:“你好,我是薛文,新来的外科医生,对你的大名早有耳闻,如雷贯耳。”

水一心勉强笑了笑,看了一眼好友苏小小:“你搞什么?”

“一会跟你说,你不懂,薛文,你带妞妞去玩吧,我和一心有些话说,晚上我请你吃饭。”苏小小三言两语把薛文打发了,这才在水一心的耳边说:“其实她是姐妹,他喜欢男人。”

水一心看向苏小小说不出话,这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