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煜本是不想来的,可宁妗妗在信中写得实在太恳切,又说是最后一次见他,他到底还是心有不忍,怕宁妗妗有什么想不开的,细想之下,还是来了沁馨阁。

   沁馨阁位于城中不起眼的街头,地处偏僻了点,但却有很多文人雅士喜好这里。

   百里煜来了沁馨阁,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到了宁妗妗定下的雅间之中。

   宁妗妗坐在屋中央,瞧见百里煜进屋,连忙起身,面上也多了几分释然之色。

   她多怕百里煜不来,那样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白费了。

   “殿下。”宁妗妗柔声唤道。

   百里煜关了门,径自走过来道:“找本王什么事?”

   他没心情和宁妗妗说那么多的话,他的确不舍宁妗妗死去,但是一想到这么久以来,他眼中的宁妗妗和真实的宁妗妗完是两种人,他这心里便是难受极了!

   这样的欺骗,他无法忍受。

   “殿下过来坐吧!就当是陪陪妗妗……”宁妗妗低着头,委屈不已的说道。

   百里煜听见宁妗妗说的这番话,心头自是有些不忍,他低低的叹了一口气,终是走过来,坐在宁妗妗的面前。

   宁妗妗柔声说道:“殿下,妗妗知道伤了你的心,可是,妗妗是真的深爱着殿下……”

   可不可依旧这样

   “这些话你不用说了,本王来这里,不是听你说这些话的。”百里煜拧眉,并不想和宁妗妗说这些。

   宁妗妗委屈不已:“殿下,妗妗已经知错了,以后也不会再打扰殿下了……”

   百里煜听宁妗妗这么说,心中还是有了些柔软之意。他看着宁妗妗,无奈的叹气道:“妗妗,你也不用再说这些了,本王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

   “王爷,喝点茶吧!”宁妗妗浅笑着打断,为百里煜倒了一杯茶,递到了百里煜的跟前,温声说道,“妗妗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如今妗妗已经知道错了……”

   百里煜接过宁妗妗递过来的茶,语气也柔软了几分道:“妗妗,本王做这一切都是为你好,宁欢再不好,可也不该你来动手杀她,你不要为了她,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殿下说的是。”宁妗妗点头,目光却是紧盯着百里煜手中的茶。

   直到百里煜将这一杯茶喝得一口不剩,她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妗妗想问殿下,这婚约一定要解除吗?”宁妗妗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百里煜眸中闪过几丝愧疚,点了点头道:“是的,妗妗,这件事是本王对不起你,但是你的身世,真的不适合当本王的王妃……”

   自从知道了宁妗妗的身世,他就一直在纠结这些事,可到头来,他心里清楚,他是一定会牺牲掉他和宁妗妗的婚约的。

   宁妗妗心中悲伤,表面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对百里煜说道:“妗妗知道殿下的为难,妗妗明白的,妗妗不会怪殿下……”

   “你能想开就好。”百里煜释然的叹了一口气。

   宁妗妗泪眼婆娑,想了想,又是忍不住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