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儿,莫要伤心。”

   看到这几个字,龙孤芷的眼泪就已经缓缓落下来了,她看到老夫人给蓝诺的书信,突然明白蓝诺看到自己所说的自己的幸福。

   老夫人是为了蓝诺而牺牲的。但是同时蓝诺的身上也绑上了巨大的枷锁。蓝诺有蓝诺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龙孤芷吐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波动的情绪,龙孤芷继续看了下去。

   “芷儿,在离开无极宗之前,我对你这孩子有个小要求,不要使用任何仓弩弓!直到你离开无极宗,绝不能让圣山的人明白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仓弩弓在你的身上。如果这样,将会对你和我的家族都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同时,孩子不要相信任何人!如果将来你要去了圣山,听我的,任何人的话你都不要相信,包括自称我家人的人!决不能告诉他们你的仓弩弓从什么地方而得到。切记!”

   龙孤芷一口气将这段话都给看完了,但是却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

   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老夫人对圣山的畏惧。但是龙孤芷这次却发现,老夫人只是让自己不要使用仓弩弓,因为她知道,她肯定要去帮助自己大哥的,如果帮助大哥,这蚀骨剑自己一定会拿出来的。

   所以,这次老夫人只是不要求自己使用仓弩弓!

   而仓弩弓,必然还代表什么,不能在无极宗中亮出来。

   莫非说,仓弩弓在老夫人手中,就连这圣山的人都不知道?不太可能吧。

   龙孤芷心中透着一股子奇怪,隐隐之间,觉得这件事情好似没有这么简单。

   清新性感诱惑

   龙孤芷继续看了下去:“你这孩子既然和这仓弩弓有缘分,说明将来你必然会去圣山的。若没有这份缘,仓弩弓绝不可能选择你来做它的主人。这么多年我封存了仓弩弓,并不仅仅是因为我的眼睛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仓弩弓自身的秘密。”

   仓弩弓自身的秘密?

   龙孤芷不禁心中一惊。

   果然!

   “丫头,仓弩弓在我们家族人手中代代相传,这点不假。就是圣山的人都知道,但是到底什么是真正的仓弩弓并没有人知道。因为仓弩弓的威力,已经很久没有人真正使用出来了。因为这个需要及其强大的意念!不然,你试想一下,一个靠意念的神器,怎么可能因为我双目瞎了就不能使用了?”

   对!

   没错!

   龙孤芷其实开始练习意念以后,也觉得有些奇怪,虽然失明会带来不方便,可是要想完失去使用仓弩弓的威力却很难。

   “这其中的秘密就是,仓弩弓早就被我们家族制造出很多把出来,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拿到的是真的!可是唯有真正使用这把仓弩弓的人才知道,这仓弩弓的威力到底有多强。在这圣山之中唯有一个人,知道仓弩弓的真正秘密,可是很不幸,我也只是曾经仓促见过他一面,只听到了他的声音,你若是想要知道仓弩弓真正的秘密,你就必须找到这个人。只是可惜的是,怎么找到,如何判断,我都无法给你更多的指引了。唯有,此人当时告诉过我,仓弩弓的命运都是由仓弩弓自己选择的。主人也是由它自己选择出来的,所以我相信,既然这仓弩弓选择了你,必然等你去圣山的时候,会有很多人出现。但,记住,在你不确定之前,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关于仓弩弓的来历!”

   龙孤芷此刻手心不由微微发热,越看下去越觉得这仓弩弓和圣山太过奇怪了。

   “之所以,我一直没有和你说这么多,是我也一直保有一份幻想,也许我还能活。哈哈,我这老太婆看来也是贪生的。孩子,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解决了。为何圣山会和你有缘分,而为何这仓弩弓还会选择你,还有蚀骨剑,我猜测,你这孩子身上必然还有别的秘密,记住,保守自己的心,让你的心带领你。”

   龙孤芷抓着自己手上的信纸,手开始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人影,龙孤芷立刻纵身一跃,这人很聪明朝着自己手中的信就冲了过来。

   龙孤芷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可是就听到砰砰两声,刚刚出现的人影立刻被剑刺中了,就听到嘶的一声,这人影出现在了龙孤芷的身边,这人怒气冲冲瞪着一旁的人。

   龙孤芷这才发现,刚刚竟然有人保护自己,这人是什么人?

   转而,面前的男人的影子也渐渐清晰,龙孤芷看到这人后,不禁深吸一口气:“是你!”

   此刻男人的脸彻底出现在龙孤芷的面前嘴角微微勾起:“你大哥那点雕虫小技,真的以为能困的住我?”

   权宇。

   这就是那个圣山出来的叛徒。

   “你出来,不怕圣山的人抓你,要知道如今无极宗中到处都是圣山的人。”

   但是这权宇毫不在意这龙孤芷说了什么,眼神中充满了冷酷看着龙孤芷:“你这丫头会意念了!这个老太婆到底给你说了什么!”

   权宇不禁心中咒骂,好不容易找到了现在这个线索,突然一下却又断了!

   龙孤芷突然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个权宇竟然也知道了这老夫人,而且找到了这里。方才他不是攻击自己,而是要掠夺自己手中的书信,看来目标非常明确。

   “我观察了,这些天,大部分时间都是你陪在那个老太婆的手中的!这个老太婆虽然死了,绝不可能那仓弩弓就此失传!快,交出仓弩弓!”

   说到这里,权宇突然愣了一下。

   “不对!你这丫头身上还有蚀骨剑!”

   瞬间,权宇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这丫头绝对不可以留下来。

   但是就在此时,权宇看向了龙孤芷身边的这个人:“你竟然也会意念!而且是意念高手!”

   可恶!

   这个老太婆竟然死了还这么多事,还派了这么一个人在这丫头身边保护着!

   权宇衡量了一下,如果硬要和这两个人硬碰硬,那么自己的行踪将会彻底暴露,在没有得到神器之前,自己绝对不可以让圣山抓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