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陆续起飞,水一心在下面看了一会,直升机很快进入天险领空,开始低空作业。

   未免出事,水一心交代:“联系各战鹰,不要太低,这时候树木会呼吸,容易引起气体凝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是。”

   就在人去办的时候,信息部的人忽然走出来:“政委,收到后勤部的信号。”

   水一心转身:“位置?”

   “已经回到了和冷少将汇合的地方,现在正在往下来,信号里面是这么说。”

   “命令战鹰撤回。”

   “是。”

   “战鹰,战鹰听到请回答,救援成功,请马上回航。”

   ……

   水一心又等了一个多少时,把部队的老首长们都给等来了,终于看到了有几个人从天险下来,水一心愣了一下,但她没有马上着急跑过去,反倒是别人跑了过去。

   人很快下来,但是冷烈风没有马上出现,水一心把手放到身后紧紧握着。

   重庆大学校花绝色无双图片

   她很紧张,她害怕四爷不会出现,虽然那种可能性是很小很小的,但她还是很害怕。

   就在她害怕的时候,陆军的人忽然喊道:“军长,军长怎么了?”

   陆军的特种女兵忙着朝着天险下面跑过去,水一心也朝着那边看去,只见冷烈风抱着乔安从天险下来,乔安已经昏迷了,而冷烈风并没有什么事情。

   陆军的人走过去,冷烈风把昏迷的乔安交给了女特种兵,在原地扫了一眼,看到水一心二话不说从天险那边走了过来,大跨步穿过人数的人,有的人中途还和冷烈风打招呼,冷烈风始终很冷静的对着那些人,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他的姿态是威严的,刚强的,泰山崩于前也不会动容的。

   水一心看着四爷一直都到她面前,她的手都是冷的,她看着四爷。

   停下,冷烈风看着眼前的人,他没说话只是看着,水一诺觉得他很多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转身刚要走,水一心就朝着一边倒了过去,转身水一诺就看见水一心被冷烈风搂在了怀里。

   “姐。”水一诺吓得脸都白了,忽然朝着冷烈风说道:“我姐要是有事,我饶不了你。”

   冷烈风根本不理会,弯腰把水一心抱了起来,迈步朝着急救室那边走,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水一心叫她:“心儿,心儿……”

   所有人都转身看着水一心那边,四爷抱着水一心一路走的比跑都快,水一诺也忙着跟了过去。

   ……

   水一心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一边睡着四爷,睁开眼水一心在周围看了一眼,看见四爷心里忽然踏实了很多。

   四爷睡着了,他们在病房里面,她知道是她不争气的身体晕倒了。

   抬起手水一心摸了一把肚子,还好好的,不疼不痒的。

   水一心隔着被子摸肚子有点不放心,她就把手放到了被子里面,在里面摸了摸,结果就把四爷给吵醒了,听见了动静四爷缓缓睁开眼睛,朝着水一心那边看去,水一心正在小肚子上面抱着感受孩子的胎心呢。

   四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对着水一心那边发呆起来。

   “爷还不知道,心儿有这个喜好,喜欢自己摸。”冷烈风起身坐了起来,下了床走到水一心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水一心,水一心傻乎乎的看着冷烈风,不知道冷烈风说什么,她虽然已经是个已婚妇女,还可以说对那种事情轻车熟路,经验颇丰,但唯独一直床笫间的话不懂,四爷平常不这么说,她也是一点都不明白,她就盯着四爷看,还问:“我自己的我不能摸了?”

   水一心说的是肚子,四爷那边也知道,但他就恶意的说:“你那是****,爷摸摸算了,自己摸?害不害臊,说的理直气壮?”

   水一心半天才反应过来,脸上呼一下就红了,咬了咬牙蹦出几个字:“真下流!”

   “爷下流也就一个人,这是很正常的情话,和下流也挨不上,是心儿太嫩了。”四爷坐下,把手从被子下面伸了进去,当然不是去下流,他是去摸他闺女的,结果水一心毫不客气,手拿出来打了他一下:“一边去。”

   四爷脸色一沉,瞪她:“都是爷的,爷就摸了。”

   四爷还真是要摸摸小老虎的肚子了,就这个时候水一心病房门口来了一个人,在门口敲门。

   水一心忙着把四爷的手推回去,扯了扯被子,转身面向四爷那边,脸红了,怕人看见。

   四爷看了一眼媳妇,起身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开了门,楚泞玺从门口进来了。

   “打扰了?”楚泞玺的脸色不是很好,媳妇还在病房里面,把小腿给摔断了。

   水一心愣了一下,没想到来的人是楚泞玺,不是说手臂已经断了么,来的这么快?

   想到楚泞玺来了,水一心把脸红的事情给忘记了,转身去看楚泞玺,楚泞玺确实左手那边吊着绷带,水一心愣了一下,看来是真的受伤了。

   觉得自己没什么事情,水一心起身坐了起来,朝着楚泞玺那边看去,楚泞玺是来看病人的,还买了水果,右手还提着一个水果篮。

   看到水一心看他,提着水果走去水一心的面前:“听说你立了一个二等功,上面考虑要给你升官了。”

   水一心尴尬,看了一眼四爷那边,怎么感觉楚泞玺有点刺刺的呢?

   “有话说话,何必要拐弯抹角的,你想说什么?”冷烈风关了门从后面走过来,拿走水果去一边打开看了一下,都是一些不值钱的水果,一看就是随随便便买过来的,没吃给放到床底下去了,随后在床底下拿了一个特别漂亮的果篮,从里面拿了两个又红又大的苹果出来,拿了一把水果刀给媳妇削水果。

   坐在一旁冷烈风嘴角翘着笑,这帮臭小子,还很舍得花钱。

   水一心看着她家四爷,笑什么呢?笑的别人都摸不着头脑了。

   楚泞玺绷着脸,水一心看四爷不说话,只好问楚泞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们,你要是有的话,就直说好了,四爷其实很好说话的。”

   “我知道他很好说话,我是生气他明知道我心里想什么,还得瑟。”楚泞玺没好气的,水一心不说话了,这是内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