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要看楚家合不合作,既然是亡命,就必然不会空手而回。”云中鹤解释的同时,楚家已经准备好了应对之策,飞机从四个方向起飞,将云中鹤的直升机围堵在中间,并且每架直升机上面都有机枪对准他们。

如果云中鹤硬是降落,飞机随时有可能开火。

“云鹰,楚家不想我们降落。”清奇看了一眼外面,回来报告,云中鹤转过身朝着身后看了一眼,确定周围确实有飞机,转身过来。

“投两个炸弹放到楚家的老屋,不要伤人。”云中鹤从容面对,俊容淡定,就好像他不是来杀人越货的,而是来这边观光旅游一样,看的水一心傻眼,就算是四爷也做不到这样吧。

水一心自从上次从云中鹤的手中被澹台救出来,就觉得云中鹤不是多厉害的人物,现在看部不是那么回事。

或许是她看走眼了,云中鹤之所以一直没有露出本来面目,只是想要和冷烈风较量,让冷烈风尝尝被挚爱抛弃的滋味,可云中鹤没想到,这个最后被抛弃的是他,计划也就被打乱了。

水一心正想着,两颗炸弹扔到了楚家老屋那边,楚家老屋轰的两声,炸的碎片满天飞。

瞬间四架飞机飞走两架,清奇回来报告,云中鹤又说:“把剩下的两架飞机击落。”

不等清奇转身云中鹤吩咐,水一心一把握住了云中鹤的手臂,云中鹤看她,水一心说:“人命关天,我们不是来力敌的。”

云中鹤看了一会水一心,清奇已经去吩咐,云中鹤才又说:“打掉机尾,飞机会自己降落。”

“是。”清奇答应一声,马上去办,水一心转身看去,两架飞机果然被打掉了机尾,摇摆不定的落到地上,哐当一声,她都觉得不是落在地上,而是落在她心口上了。

不过水一心现在也没有办法,谁让楚泞玺把小豆包给抱走了。

白雪纷飞暖冬季节少女粉色系写真

她是来要孩子的,把孩子给她吧。

楚泞玺此时从房子里面跑了出来,整个楚家一片狼藉,看的楚泞玺傻眼,他这些年都是找别人的麻烦,第一次叫人把麻烦找到楚家来。

一年到头楚泞玺休假也没几天,他容易吗?

冷四,你给爷等着,有你没我。

楚泞玺指挥着人把对讲机拿了过来,调频到云中鹤同一个频率,要和云中鹤说话。

“你******给我下来。”清奇接到对讲机,马上就拿开了。

楚泞玺已经被气疯了,正暴走状态,他要把飞机上的人一个个都掐死。

“是楚泞玺。”清奇把对讲机拿到云中鹤面前,交给云中鹤。

云中鹤头也不回的说:“给你十秒钟考虑,合作还是不合作。”

云中鹤把对讲机放下,也不听里面的谩骂,清奇抬起手腕看着手腕上的时间:“到了。”

云中鹤把对讲机拿起来对着里面说:“时间到了,告诉我你的答案。”

“你******……”

“楚家喜得贵子,云鹰唐突而来没有准备礼物,不如就把飞机上的几颗炸弹送给楚家。”云中鹤说话间,抬起受伤的那边手臂,虽然受了伤,但手却丝毫不耽误动来动去。

之间云中鹤整只手向前动了一下,清奇立刻明白叫人装炸弹,水一心紧张的要命,拉着云中鹤叫他别胡来。

云中鹤这次没有看水一心,笑的格外妖娆:“我数到三,就开始。”

“云鹰。”楚泞玺咬着牙,乔安抱着孩子坐在屋子里面,朝着外面看着,看来这次楚爷是凶多吉少了。

“时间……”

“我答应。”

云鹰正打算说什么,楚泞玺那边认栽了。

云中鹤把对讲机关上交给清奇,水一心出了一身汗,这才坐下。

飞机降落之前,水一心缓慢看向云中鹤,顿觉云中鹤活不是人,人能做出这种事情么?

飞机平稳降落,十几个人将云中鹤的直升机围住,云中鹤却把外套拿开,将纱布解开了。

经过了一个晚上,云中鹤的伤口需要重新包扎,清奇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清奇准备动手的时候,水一心看不过去,她是医生,这种事很拿手。

“给我吧。”接过了清奇手里的工作,清奇去了飞机门口,水一心专心处理了云中鹤的伤口,起身站了起来,云中鹤为了方便里面什么没穿,水一心弯腰把外套拿了起来,亲自给云中鹤把外套披在肩上,云中鹤低头注视着水一心,看了几秒钟,迈步朝着出舱口看去。

飞机的机舱门早就打开了,只不过下面十几把步枪对着飞机,没有云中鹤的指示没人下去而已。

水一心跟在云中鹤的身后,到了飞机口水一心才看到,下面十几个特种兵正手握步枪对准飞机,随时把她们打死。

看到这些,水一心不由得笑了。

楚泞玺他们以前一起训练什么的,如今竟然也闹到这样。

云中鹤下了飞机连看都没看那些特种兵,人不多只有四个,其他的都在飞机上面没下来,带头的是云中鹤,水一心就跟在云中鹤的身后,随后是青麟和清奇。

楚泞玺在自家的门口站着,看见朝着这边走着的人,愣了一下,云鹰脸上带着面具,另外还有个半张脸的,再就是水一心了。

此时的乔安还在坐月子,生了孩子刚一天,昨天生的。

楚泞玺抱了个大胖小子,高兴的睡不着觉,也愧疚的睡不着觉,因为他儿子是用人家女儿换来的。

以至于楚泞玺一看到水一心,就有些愧疚。

“楚少校,幸会,希望我们今天的到来没有打扰到贵府。”云鹰此时带着一张面具,下飞机之前戴上的,水一心都没看到是什么时候戴上的,不过戴上面具的云中鹤水一心一下就把他当成了云鹰。

楚泞玺俊脸死气沉沉,冷哼一声:“你就是云鹰?”

“幸会。”云中鹤淡然一笑。

“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楚泞玺看了一眼水一心,明知故问。

“我女儿被你抱回来了,我现在要把你儿子抱走,楚少校觉得这个理由如何?”

“你女儿?你配么?”楚泞玺一阵阴冷。

水一心看云中鹤,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叫人误会,传到冷家……

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冷家,水一心也服了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