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样放得开,倒是有点像老太太了,老太太就喜欢拿我当模特来满足她的恋儿癖。”

用老太太的话来说就是,生儿子就是用来撩的,不然生来干嘛?以后便宜其他小妖精?

殷战倨傲清冷的低笑,展开手臂:“要不要哥哥抱一下?满足一下你难得冒出来的恋兄情节?”

童璐乐不可支忙点头,来了个正面兄妹抱。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童璐伸长手臂,想找个最好的角度拍下最令女人嫉妒的照片,踮起脚尖,脸挨着殷战的脸,殷战个头高,配合着她压低头,甚至非常配合的笑了一下。

殷战平时拍照就从未效果,这是第一张笑容照。

那角度从冷夜谨的视线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大步走过去,声音不爽:“童璐,够了哈,适合而止!”

说完,长臂一伸,想要将老婆从殷战怀里拉过来,殷战冷眼一扫,侧身四十五度转角,让冷夜谨的动作落空。

冷夜谨凛然的脸上浮现起窝火的表情:“殷战,知不知道你现在抱着的是谁的女人?”

殷战弩了弩下巴,听而不闻,将童璐护在怀里:“我妹,难道你不是知道?”

“你们两个乱丨伦已经四分二十五秒!”

羞涩晶晶的初秋风采

“冷哥,你怎么这么小气呢?”言朔走过来,玩世不恭的姿态:“宝贝亲亲璐,来来来,表哥也和你合影,想怎么抱就怎么抱,想怎么搂就怎么搂,表哥让你随便撩。”

“等你有那么多粉的时候我再撩你。”意思,现在看不上。

言朔:!!!!欺人太甚!!!

童璐看他老公脸色黑,识趣的和殷战分开,拿着手机翻看自己拍的照片。

删掉不好看的,留下几张后。

童璐手痒痒的笑:“好想发微博啊,别的女孩子们看到,估计要杀了我。”

冷夜谨阴森森的笑:“你发啊,发出去就是水性杨花,你要是想在生日的今晚被网民骂到狗血喷头,你就发试试。”

童璐缩了缩脖子,果断打消这个念头。

殷战矗立在旁边,看小妹遗憾的表情,无所谓的道:“想发就发,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想做什么都行,一切乱摊子我来收拾。”

童璐看向冷夜谨,冷夜谨送给她两个字:“呵呵!”

“算了我还是不惹麻烦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不想在民怒骂声中度过。”

言朔站在旁边看着干郁闷:“哎跟你们活在一个世界真累,还不如去吃蛋糕,大姨,蛋糕蜡烛让我来点。”

“好,你来。”

言朔点燃了生日蜡烛,将病房会客室里的大灯熄灭,只留下悬挂在墙壁上的装饰彩灯,彩灯和鲜花装点的会客室,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家人围桌而坐。

童璐站在由99朵香槟玫瑰组成的蛋糕前,双手合拢,正要许愿。

姗姗探出小脑袋:“妈妈,我帮你许愿好不好?”

童璐一笑:“好啊,姗姗来许愿。”

姗姗学着她的模样,小手合拢,欢天喜地:“我要帮妈妈许愿,小弟弟快点来到这个世界,最好今晚就来啦,那样妈妈就不用再受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