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一心抱着孩子有一会了,这会还没有反应过来,对眼前这个年纪和四爷相差不多,面容却比她还要年轻的女人,甚好困惑。

女人过了三十岁就算脸上没有皱纹,也会留下岁月的痕迹,可眼前的这个,却一点岁月痕迹都没有留下,怎么不叫人困惑。

比起这个女人,水一心觉得自己老了很多,两个人都能比一样水果,只不过一个是里一个是外。

人家是剥了壳的荔枝,她就算不是没剥了壳的荔枝,那也不如人家光亮水灵。

“刚刚是个意外,很抱歉。”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都很好听,水一心形容不出来她的声音都多好听,但听了就让人舒服,连她都是这样,何况周围的这些人了。

长得模样也好,鸭蛋圆的脸,无关端正,不施粉黛也是卓然天成,更不要说笑起来有多平易近人了。

清奇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因为一水瓶开水都碎在他背上,他背上已经起水泡了,有些红的更是吓人,林漓正站在身后等着给他看看,但清奇坚持不用。

这么时候,也没人在意这些事情了,水一心也正看着对面说话的这个女人。

头发可以肯定就是她的,而她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和四爷的关系那么好,一见面就往怀里扑,这些水一心都没来得及问清楚。

清奇没有说话,对面从椅子上面起身站了起来,笑了笑说:“大家对我想必有些陌生,那我要自我介绍一下才行。

大家好,我叫龙珠,叫我珠儿就行,我是龙组最开始创建时候吸纳进来的,我是你们龙头的师妹,请多关照。”

师妹?

丛林中的红衣少女

水一心抬头看着她家四爷,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呢?

四爷没说过。

冷烈风起身站了起来:“龙组成立的时候,一共四个人,龙头,龙魂,龙灵,龙珠。

龙珠之所以没有挂在龙组里面,是因为她在外面执行很严峻的任务,我们要保护她的安,所以才一直隐瞒这件事情。

身为龙组的最高执行长官,我没必要和你们解释的太多,你们需要的服从精神。”

冷烈风说完周围一片安静,林漓观察一会:“你既然是龙珠,为什么要攻击我,你回来报道还要捣乱,如果你伤害了我,你算犯罪,我们是同一个组织,你却对我下手。”

平常林漓的话不多,但关键时候,特别是伤害了清奇的时候,她的话就很多,毕竟清奇是因为救她才会受伤的。

“我道过歉了,而且你的能力有待提升,你小时候我教过你,你应该都不记得了,你的潜力不应该在这个地方,我看你的样子,心不在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纠缠你。”龙珠说着笑了笑,被龙珠这么一说林漓的脸色一僵,抿了抿嘴唇:“你别胡说,我能有什么事情?”

龙珠仔细端详了一下林漓,俏丽的脸上一抹了然,杏核眼看向清奇:“是为了他么?”

林漓的脸上一红,反口:“你胡说。”

“是不是我胡说,你心里很清楚,我看他也不错,如果不是脸遮住了,你们也算是郎才女貌,可你心不静,是不是你另有喜欢的人,他对你又很好,你才心神恍惚的,这样不利工作,你应该好好调整心态。”

龙珠说完,清奇转身看了一眼林漓,目光微动:“我说过,你不用把我放在心上。”

林漓的脸上更红了:“别胡说。”

清奇失了一下神,转身面向龙珠,起身站了起来:“既然你是冷烈风的人,这件事情可以作罢,不过下次不要再对林漓下手了,你对她下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杀意。”

“打架,当然要以假乱真,不然不好玩了。”龙珠笑说,因为漂亮,笑起来也格外明艳。

水一心心思颤了颤,龙珠好像是含在龙嘴里的东西吧?

忽然有种四爷身边站着龙珠最合适的想法,而且她看上去俨然是万众瞩目,众星捧月的人。

清奇原本起身打算离开,但身子一闪,忽然到了龙珠面前,龙珠也没防备,清奇一把刀瞬间抵在龙珠喉咙上面,白皙的颈子上面一凉,身子向后一颤,冷烈风也感觉不对,抬起手去抓清奇的手腕,但还是晚了一步,清奇的刀子已经落到龙珠的颈子上面,而且仅是凉的那一瞬,龙珠的颈子便破了血了。

“你……”龙珠的脸上一寒:“你伤了我?”

“如果是点到即止,我可以容忍,如果你不是真的动了杀心,我也可以原谅,但这次你不是。”清奇的手收回来,冷烈风一把推了清奇:“太胡闹了,林漓是我一手带大的,龙珠却养了她。”

清奇并没有跌一步,但他的目光落在冷烈风的脸上,说了一句:“人会变,你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那你就没有看走眼?”冷烈风冷哼一声,转身去看龙珠的伤口:“林湛,去拿药。”

“哦!”林湛答应一声,转身去了外面。

水一心看了看她家四爷殷勤关心的样子,坐不住也起身站了起来,转而看向坐在一旁始终没说过话的云中鹤,问他:“你要不要回去,我送你回去?”

云中鹤因为听见了动静,外面惊天动地的来了一群人,说有人闯进来,他才跟着一起出来看看,结果清奇受伤,他也跟着来了这边。

郁子明倒是很安静,超乎寻常的安静。

红也站在房间里面。

“那你送我。”云中鹤起身站了起来,手里握着拐杖,起身后水一心把怀里的孩子交给了林泱,现在也就是林泱还能帮忙了。

水一心去扶了一把云中鹤,原本以为四爷会吃醋的,但四爷哪有时间关心她了,正关心着对面的龙珠,龙珠受伤了,四爷看上去很心疼。

云中鹤起来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向冷烈风那边:“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你做对不起心儿的事情,我必然杀之,我死之前必会生灵涂炭。”

冷烈风浑然一震,正低头看着龙珠的伤口,转身看向水一心和云中鹤,冷峻面容一僵,才想起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