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夜谨开车去接老婆下班,殷璐从总统府办公厅走出来,吸了吸鼻子,眼眶通红,极力把眼泪收着,可看见了冷夜谨还是控制不住滚落了出来。

那副悬悬欲坠的模样,看得他钻石版坚硬的心,软成了一滩水,忙将她拉到怀里。

“先上车,站在这里哭被记者拍到可就丢人现眼了。”

“丢脸就丢脸,我们家现在还有脸吗?”殷璐狠狠的将手握紧成拳头。

殷璐觉得她现在快要疯了,每天都要面对媒体对哥哥的恶意中伤,熬了大半个月,今天又来了一个重磅级别的消息,连她都觉得承受不住,处于风暴中间的她哥可怎么办?

想到网络上那些诛心的恶言恶语,她就忍不住将脑袋埋在冷夜谨怀里寻安慰。

“那些不明真相的民众怎么能把最恶毒的语言用在我哥身上,她们根本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那样,夜瑾,你说我哥该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帮他?”

她都要气死了,她哥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好歹也要让民众知道那些诋毁是假的!

还有她哥身后的团队,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个时候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种事,我无能为力,能帮他的恐怕只有你嫂子,因为视频的女主角,就是她。”

“什么,怎么会是她?”殷璐听得一愣,又一喜:“那就更不是出轨了,可是我给慕璃打了好多天的电话,她的手机却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我都不知道她和我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家就我像无头苍蝇一样。”

冷夜谨将她揽上车,上了车才说。

爱做梦的蓝粉少女郎

“余秘书查到她早已离开国内,去了索马里,目前不知踪迹,先别急我已经派人前往索马里,半个小时前的飞机。”

殷璐点头,用力咬住下唇:“我想去娘家,我妈现在都糟心死了,我得陪陪她,我们回家把小小夜也带过去吧,小孩子能够让爸妈转移一下心情。”

“好。”

他说着,手指顺着她水雾弥漫的眼脸,帮她擦了擦,然后握住她的手,将她收紧在怀里:“不要想太多,等大选结束也就没有人再会针对你哥了。到时候事态就会淡下来。现在离大选日还剩下五天,风暴总会过去。”

“能过去吗?这种事对哥哥未来的仕途影响有多大我又不是天真的傻子不知道,这件事闹到现在,我哥的总统之梦未来一片黯淡,等新一届总统班子上任,新总统会提名新的国务卿,我哥未来政途上的路在哪里,现在一片迷茫,我现在恨死言擎了!”

“这件事不是言擎爆出来的,是鲍贝。”

“鲍贝是谁?”

“慕枭的小情人。”

冷夜谨将自己今天知道的事情告诉她,殷璐听到最后,心底更难过了:“慕枭怎么不去死,难怪我哥什么都不解释,他肯定是自责内疚,觉得自己对不起嫂子,所以任由脏水往他身上泼,难怪我哥被我爸打得半死,如此一来,更没指望了,换做是我,我肯定也不想原谅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