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pp免费阅读

“欢迎来到血魂城。”血魂塔第五层,前方光芒大亮,一座巨大的城市映入眼帘,维尔等人出现的地方是一座广场,一座座高大的十字架上倒吊着几道略微有些熟悉的身影,遍体鳞伤昏迷不醒的身影。

巨大的广场长度超过了一千米,宽约八百米,此刻却被密密麻麻多不胜数的血魂兽、血孽、血奴占据,里三层外三层数量绝对过万,而且实力最低的也是入阶层次,最前方三位高手,脸上带着自然的微笑,赫然是三位圣级高手。

一位穿着血红长袍的老巫师,一个背负长剑身边跟则一头猛虎魔兽的中年圣级骑士,一位背生双翅头生犄角的女性地狱恶魔,他们身后还站着百十个至少入阶层次的高手,普普通通的高手,不是血孽也不是血奴。

“欢迎来到血魂城,我是伟大的血魂城城主大人麾下管事。诸位远道而来的勇者,能够来到这里,足以明你们的优秀,不知诸位是否有意加入血魂城,为伟大的城主大人效力?”血色长袍老者一本一眼的进行着格式化的问话。

维尔、莉莉丝对面前这群人熟视无睹开始对着周围的环境指指点点,“这个应该是钟楼吧,不过造成还真是够逊的,感觉像是老太太堆积起来的木头堆。”

“其实还好吧,虽然比我七岁刚接受初级教育时候的作品还差了一点点,不过至少还能看吧。”莉莉丝最终虽然这么着,可脸上却丝毫不掩饰对那玩意的鄙夷。

“广场的布局实在差太多了,除了几根木头架子,居然一点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就算是五岁孩子做梦梦到的游乐园也比这个地方有趣丰富的多吧,啧啧,也不知道哪个傻缺搞出来的假象。我对这里主饶智商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了。”维尔连连摇头。

“城市规模并不大,广场的比例明显是有意放大了,为了只是显得这里的怪物多,但是你看这些怪物基本上没有太丰富的表情,千篇一律的模板实在是太明显了。”

“应该还算好吧,至少样子并没有部相同,除了队形死板凌乱,审美观上差了一点,捏造出来的人一个个丑了一点点,可至少并不是真正的奇形怪状,看了让裙胃口。”莉莉丝左右看了看,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里的主人心理年龄应该超过了八岁,大体可以判断十岁以下的样子。”

“这里的怪物把路都挡住了,我们该怎么通关?好像没有看到骨碑的样子。”莉莉丝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也是周围其他人关心的问题。

维尔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这种把戏怎么可能难得住我,我可是曾经在古典学派掌籍者身边学习过三年的人,不过是幻境解谜游戏罢了。且看我如何解开这个谜题!”

整了整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并捋了捋头发,维尔一步迈出来到那个嘴角微微抽搐,脸上却保持着呆板微笑的红袍老者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节。

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

红袍老者也跟着还礼,居然做的有模有样,然后维尔非常厚礼貌的问了一声好:“你好,你妈是大猩猩。”

姿态、动作、笑容完美无缺,甚至连语调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可出来的话除了前两个字,后面的内容让包括莉莉丝在内的所有人一头黑线,如果不是之前维尔打过招呼,估计会被身后的人一顿痛揍了吧。

“你好,你妈也是大猩猩。”红袍老者一本一眼的发出了同样的问题。

这一次轮到维尔嘴角狂抽了,周围其他人甚至忍不住笑出声来,维尔依然故作热情的继续问候:“请替我问你的主人,那就是一个混蛋。”

红袍老者愣了一下,双眼微微有些呆滞,话的内容突然变了变:“欢迎来到血魂城,诸位远道而来的勇者,能够来到这里,足以明你们的优秀,不知诸位是否有意加入血魂城,为伟大的城主大人效力?”

“这座城市是谁设计的?怎么感觉这么lo啊,你背后这群丑八怪哪里找来的模板?是三岁孩子随手画出来的吗?啧啧,迎宾也不找一些好看点的。就算找不到好看一点的,至少也好挑选个头差不多点的吧,你看看这一个个整的磕碜也就罢了,居然高矮不齐,队列都排不好。”

“咦,这个家伙的翅膀居然是鸡翅膀,还是烟熏过的,不知道好不好吃?”维尔居然围着三个圣级高手开始打转,一边看一遍毒舌:“这是cosplay地狱恶魔吗?脚上的蹄子模具是不是有点太粗野了?”

“这只猫咪从哪买来的?额头上画一个‘王’字就能冒充老虎?哈哈哈哈,实在是太搞笑了。哥们,你身上这套铠甲有多久没洗了,从哪里淘来的垃圾货色,看着就感觉很笨重,我未婚妻是一位设计大师,要不要花点钱请她帮你设计一套好一点的?”

“看在你这么搞笑的份上,我们可以给打折,谁让你们背后的主子是个穷鬼来着。不管长得丑,还穷得要死,想必你们的薪水已经很久没有发放了吧。啧啧,想要驴子拉磨,却不给驴子青草,真亏你们还能干的下去。”

“够了!”红袍老者发出一声怒吼,双眼顿时恢复了清明,浑身气势爆发狠狠向维尔压了过去。

圣级高手的威压突如其来,却对维尔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反而让他竖起了大拇指:“做狗做到你这种程度,不得不真的很悲哀。居然还要靠着别饶刺激才能暂时恢复一点点理智,提线木偶都比你们自由。”

红袍老者怒视着维尔,口中发出冰冷的声音:“子,城主大人下了最后通牒,效忠城主大人生,否则,他们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红袍老者指着十字架上的那群人,不是之前选择离开的一阶试炼者又是谁?

维尔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微微一笑:“血神试炼有进无退,各安命。退缩的下场就是这样,所以我们只能不断前进。这双眼睛对面的狗主人,我们的到来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吧,放心好了,很快你就不会再有困扰了。”

“血魂塔第六层是不是很有趣?你还能支撑多久?”维尔嘴角浮现一抹灿烂的笑意:“我等着你化为一滩血水,然后,血魂塔第五层的权柄将由我来接手,你手下这群奴隶,我会更好的使用。”

“怎么?生气了?”维尔忍不住放声大笑:“血魂塔第五层的规则被你临时改成禁武,主动动手者下场就是被挂在十字架上,即便是你自己在规则没有被改回来之前也不能动手,更不要你这群废物手下了。”

“我就在这里等着,等着你死亡,权柄归来,你设定的规则失效。”维尔嘴角的弧线越来越大,然后对着红袍老者行了一个礼节:“请容我向眼睛背后的存在问候,你妈是大猩猩。”

“子,你激怒我了!”红袍老者忽然发出另外一个声音,声音带着一丝丝沙哑一丝丝疯狂:“暗影血卫,动手!”

可是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行动,红袍老者脸上露出一抹震惊神色,“血奴引,发动!”

周围依然一片寂静,红袍老者眼中一片惶恐,口中发出尖锐的叫声:“这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你们怎么可能摆脱我的束缚!”

人群中比亚迪站了出来,微微耸肩:“自我介绍一下,本大爷影族比亚迪,承蒙你关照跟着你混了几年,不过你始终不是本大爷要找的人,所以你施加在我身上的印记,被我转移到这玩意里去了。”

比亚迪手中一颗暗影石显露出来,上面一抹血红色的印记清晰可见,红袍老者脸上闪过一抹杀意:“混蛋,那三个实验品体内的血奴引也被你清除了?你怎么可能有这种手段。”

比亚迪嘿嘿一笑:“血狼战士多莉.卡雷斯、邪鲸巴伯尔,怪盗杰克,血神试炼中幸存下来的三个实验品,也是你安排的另外一个后手,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后手。可惜,这一路上你虽然安排了很多,真身却一直藏在血魂塔,不曾亲自前往其他关卡查看,否则就会知道,他们体内的血奴引正是一次次受伤治愈、再受伤再次被治愈过程中渐渐破坏掉的。”

“多亏了你一路上的暗杀,否则他们会一直一直不得解脱,知道自己死亡或者你死亡。”比亚迪嘿嘿一笑:“你安排的那几位血卫,就是伪装成不入阶层次参赛者的那几个喽啰,没有能够混入我们中间是不是很失望?”

“哈哈哈哈,你的安排实在是太傻太蠢了,血神试炼就连二阶高手都九死一生,怎么可能会有不入阶层次的人通过三关来到血魂塔。也正是你的愚蠢安排被识破,又害怕这群人顺利通过考验达到第五层和你抢多权限,你才会急急忙忙设置了这个禁武的陷阱,然后躲到邻六层去吧?”比亚迪而到了维尔的传音,开始肆无忌惮的嘲讽起来。

“可是你最终还是看了我们,也把自己看的太高,你就是一个懦夫!成神路上畏缩不前的结果就是,和他们一样!”比亚迪一指十字架上的几个一阶试炼者,整个血魂城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红袍老者双头抱头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嚎,在地上不停翻滚着。

血神即将苏醒,一个信息在所有人脑海中泛起。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