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黄app限次

() 有无战斗经验,不管你说的多么天花乱坠,只要出手一试便知如何。

孟文彦和冉青莲那种一看就是在师门认真修行,与人动手也只是师兄弟之间一板一眼的切磋,完没有真正战斗的经验。

这就好像你在驾校学开车,成绩拔尖考核优秀,等真上路的时候却会被那些老司机抹的想怒摔方向盘。

而林天赐则刚好相反,这家伙以前也和其余二人差不多,只不过是因为脑子中战斗的固有印象应该是武侠仙侠里那种堂堂正正,你一拳我一脚,你丢个法宝我掐个剑诀。

但经过马修平一战之后,这货似乎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完不讲究堂堂正正,就算之前对付玲珑的时候都用了阵法取巧。

攻人下阴,插人双眼此举下作?韦爵爷有话说……

现在的林天赐宛如经脉通,一下子就把脑子里上辈子那些关于仙人修士大侠豪客的印象丢了,果然能笑到最后的还是人家韦爵爷啊!

招式下作又怎样,你看那些大侠哪个最后结局有人家韦爵爷好?七个老婆一周都不带休假的。

林天赐觉得韦爵爷就是自己努力的目标,且不说他是不是也想找七个老婆,单单人家这对敌的态度就很值得学习。

另一边土行宗的弟子还在好言相劝,看在人家叫自己一声师兄的份上,似乎想把林天赐这个长歪了的念头掰回来。

“师弟,虽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可致胜,但堂堂正正兴王道却能立于不败之地……”

结果话没说完,一眨眼的功夫林天赐的身影又不见了。

短发学生妹水手服裙摆飘飘

在上面!

人影如风,划出道道残像。

“火灵咒!”

一大团火焰从头往下浇过来。

五行咒法林天赐都会,只是火灵咒最熟练。

这招到不算损招,但……

趁人家说话的时候突然动手是不是也有点太没品了?

抬手一指,火焰仿佛遇到了个半透明的罩子被挡在身外。一时间火光冲天,烧烤泥土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

对于这发火灵咒,土行宗的弟子还是很赞赏的。不仅发动速度快,也足够隐蔽,比起冉青莲的水灵咒来说明显有很大的进步。

只是…..这小子又在憋什么坏?

被人瞄准过一次裆下,土行宗的弟子都有点心理障碍了,一见林天赐堂堂正正的进攻反而有点不适应。

不适应就对了。

兵法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就是让你摸不透。

仅能做出最低限度的反击,靠防御。

这一条件对参与者来说太有利了,这并不体现在参与者可以尽情进攻上。

论修为,人家比你高出你几个境界。论招法,土行宗擅长土系法术,本就防御力出众。可以说拉开架势叮叮当当打半天,累得你半死都不见得能破开人家的防御。

如果傻了吧唧玩正面突破,那就真的上当了。

参与者最大的优势在于可以选择何时进攻,何时佯攻。

这与攻城类似,主动权在攻城一方,守城一方纵然防御工事齐士气高涨。但主动权不在手上,何时作战完看人家的心情,被人牵着鼻子走。

宣绍阳评价林天赐为天赋极高才思敏捷,但为人懒散随性无比。

作为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她的评价还是很准的。

林天赐听完土行宗弟子讲解这一关的规则之后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一方最大的优势。

反观孟文彦和冉青莲,这两个好好学生还一板一眼的玩过招。

说起他俩,林天赐丢完火灵咒马上扭头喊道:

“你们看戏啊,过来帮忙!”

这俩三好学生对于偷袭实在是有点不齿,冉青莲抬了抬手,最后尴尬的挠挠脸,低声念起法咒。

而孟文彦他犹豫再三也没有让仙剑攻上。而是提前说了一声:“道友看剑!”

竖子不足与谋!

怀着对两个队友的强烈鄙视,林天赐大头朝下,双脚空中一蹬切入土行宗弟子的后排。

“爆破符!”

土行宗弟子刚刚挡开仙剑,听闻赶紧平移手掌,另一道石墙拔地而起,挡住自己背后。

通常来说爆破符的伤害很低,根本破不开他的护体真气。但林天赐最恶心的地方在于爆破符瞄准的地方是屁股!

土行宗的这位弟子可不想坐一次土飞机。

正准备等爆炸之后来一发飞石咒逼退林天赐,却发现爆炸没有到来……

糟了上当了!

刚意识到这一点,他便觉得有东西贴到自己左腰上,正是三枚明晃晃的符。

退开三步的林天赐微微一笑:

“城破山!爆破符!”

轰轰轰!

爆破符伤害不高,但推动力极强,虽然完没有受伤,但接踵而至的三发爆炸直接炸飞了他。

看上去就跟从侧面挨了一棒子似的。

双脚离地人在半空,他暂时无法再使用土遁法术,这等好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正好冉青莲的法术已经准备完,这妹子对于趁人之危有点不好意思,高声道:

“师兄当心了,烟雨术!”

咔嚓一声炸雷,明明在地下,却能看到一团乌云迅速凝聚成形,无数水滴连接成线,宛若银丝。

这是水灵咒的进阶法术,威力比水灵咒高出一倍有余,而且还是个范围技能,但……

卧了个大槽,有病吧!用范围法术老子怎么补刀?

林天赐心中暗骂不已,果然是没经过实战的雏鸟,真当老子没队友伤害吗!

还是那句话,这俩人虽然修为比林天赐高上一筹,但实战经验等同于零。

对方处于难以防御的空当,这是绝佳的补刀机会,冉青莲一个范围法术下去直接让林天赐没办法近身。

不过他没办法,孟文彦倒是可以。

“清风、明月!”

两把仙剑破开雨幕,好似白虹闪电!

“土遁术!”

一个简简单单,大路货的土遁术施展开,普一落地,土行宗弟子直接如同跌入水中般消失不见。

眨眼间穿过‘烟雨术’的范围,重新钻出地面。他身上不仅没伤,连一滴水渍都没有。

妈蛋!功亏一篑!

有这么两个神队友,林天赐能咋办?带不动也要带啊。

于是他只好再次欺身而上,趁对方没有展开石墙防御时急速狂打,压制他无法再用那种能挡住仙剑攻击的石墙。

只不过方寸掌并不是擅长攻击的掌法,林天赐为了提高攻击速度,每次运劲的力道肯定不如往常大,只能偶尔用用绵里藏针和随风劲。

一连过了几招,都被对方轻描淡写的格挡开。

“林兄闪开!”

听到孟文彦的声音,林天赐脚下一错,绕到土行宗弟子的身侧,给仙剑让开攻击轨迹。

“林师弟配合的不错,可还是不够。”

土行宗弟子双手挡住林天赐的强攻,左脚一踏,那面石墙再次拔地而起,孟文彦的仙剑攻击又失败了。

虽然被人夸应该高兴才对,但林天赐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抽空对孟文彦喊道:

“还藏着掖着个屁!出大招!”

话糙理不糙,林天赐又不傻,他当然看得出孟文彦肯定隐藏了实力没有都放出来。

不知他是怎么打算的,但还尼玛藏着掖着想不想过关了?

孟文彦闻言咬咬牙,不是他不想用,而是碍于心气儿高,觉得对一个中型门派的弟子居然认真自尊心难以接受,何况他们还三个打一个。

力对敌很丢人?林天赐理解不了这种蛋疼的想法。

“罢了,师傅说的对,人外有人”

长叹一声,孟文彦放下那股傲气,连冉青莲都努力拿出最好的手段,他总不能不如一个自己看不起的中型门派弟子吧?

“一化三,三化无穷。昊天一剑!”

这货终于肯拿出真正的剑诀出来战斗了。

明月剑上精光一闪,光芒如日中天,灵光照的那把剑仿佛膨大了好几分。

“去!”

林天赐一听身后的动静就知道自己该闪人了,于是双足发力猛地一踏。整个人刹那间蹿到天花板上,正好避开后面袭来的仙剑。

这才像样。

土行宗的弟子暗赞道。不过他可没有随便放弃的打算,没了林天赐的牵制他就能用双手施展法术。

然而林天赐也没有闪人之后就不管的意思。

“看砖!”

啥?!

听到他的喊声众人皆是一愣,土行宗弟子还以为他又在忽悠,根本没太在意,旋即拉起石墙挡住仙剑。

白光闪烁的仙剑与石墙好一阵摩擦,剑尖暴起的火花让人看不清真面目,不过确实是挡住了!

随后感觉到脑后有股恶风突现,让土行宗弟子有点蒙。

难道不是佯攻?

转头一看,便见到一块方方正正红彤彤的板砖迎面而来。

妈蛋真的是板砖啊!

掏裆、指东打西、板砖糊脸。

这哪是修士之间动手战斗,根本就是小混混互殴!

土行宗弟子心里吐槽,手上倒是没慢,左手一拨想把板砖拨开。

他压根儿没想到这东西是一件法宝,以为是林天赐捡来诱骗敌人的小花招。心里还准备等之后好好说一说林天赐这种不讲究的行为。

结果板砖一触手,他便知道自己猜错了,这t的是法宝!

这块砖型法宝的攻击力并不高,远远比不上人家的仙剑。但土行宗弟子根本没意识到这东西是法宝,一接触便吃了个暗亏,震的左手酸麻胀痛不已。

林天赐跟在板砖后面飞身而上,待板砖被击飞回来他便顺势握在手里,再度一砖拍下去!

土行宗弟子这次不敢大意了,运气到手臂上。林天赐这一砖不仅没造成伤害,自己反而被弹飞好几米。

“道友莫要忘了我!”

土行宗弟子心中一惊,他为了挡开林天赐抽调真气回援,这回那面石墙八成是挡不住孟文彦的昊天一剑。

果不其然,刚刚击飞林天赐,那面石墙便被仙剑突破。

“土遁……”

正要故技重施以土遁术逃跑,突然发现自己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缠到,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条条藤蔓!

冉青莲掐着法诀,掌中青光一闪而逝。

这个战斗力不高的妹子受到林天赐的启发,似乎有了一些成长。

虽然不知道这成长算不算长歪了。

昊天一剑不管那些,锐锋直逼面门!

土行宗弟子只好侧身避开,便听刺啦一声,一块衣服前襟被挑下来……

Tagged